心懷燦爛,終有千陽——《燦爛千陽》讀后感2000字

心懷燦爛,終有千陽——《燦爛千陽》讀后感2000字:

這幾天在讀卡勒德·胡賽尼的《燦爛千陽》,主要是以女性視角描寫了社會壓迫和戰爭下的婦女生活狀態。

文中的女主一瑪麗雅姆是個私生女,雖然表面上父親每周四會去她和媽媽生活的小泥屋看望她。和她共度幾個小時,看起來其樂融融。可實際上父親一直視她為恥辱,看她只是為了讓自己的良心好過一些,只為了救贖自己而已。

瑪麗雅姆滿意心希望能得到更多父愛,渴望她的那些兄弟姐妹接受她,母親去逝后,父親迫不得已把她接入家里,安排在客房居住。

可是父親的三位太太視她為眼中釘肉中刺,她才15歲,就強行把她嫁給了45歲的鞋匠拉希德。

他是一個粗暴,自大,極度大男子主義的人。瑪麗雅姆流產了7次,每次她都心懷希望,以為幸福陽光的日子即將來臨,可是真主給了她希望,卻又收回去。

這種得而又失的感受最讓人痛苦。于是丈夫漸漸顯露出暴躁的本性,嫌她做飯難吃,每天都有說不完的借口揍她。

有一次瑪麗雅姆做飯,拉希德故意雞蛋里挑骨頭,說她煮的飯太硬了,嘭的一聲把飯菜掀翻在地,出去外面抓了一把石頭放在她嘴里,硬要她嚼下去。瑪麗雅姆不斷求饒,臼齒咬成了碎快,流血不止,苦不堪言。

心懷燦爛,終有千陽——《燦爛千陽》讀后感2000字.jpg

每天都要忍受丈夫的家庭暴力,瑪麗雅姆活的戰戰兢兢,害怕到只要聽到丈夫夜里回家的腳步聲,每次鑰匙開鎖的咔噠聲,房門打開的吱嘎聲都讓她心跳加速。每日她都在恐懼中度過。

這是一個典型的沒受過教育,只能依靠丈夫生活的一些阿富汗婦女的縮影。她們地位低下,整日穿著布卡,連臉都不許讓陌生男人看到,只露出一雙眼睛在外面。沒有自由和權利,只是男人的附屬品。

文中的另一位女主角萊拉,比瑪麗雅姆小19歲,受過教育,她的父親曾經是位大學教師,認為受教育是頭等大事。

雖然她的父親在生活中有點百無一用是書生的窘迫,但是他飽讀詩書,給了她很多的精神力量。

萊拉的母親因為在戰爭中失去了兩個兒子,本來樂觀爽朗的她從此一蹶不振,給家庭籠罩了一層陰影。但是萊拉和父親還是勇敢的面對生活,從不抱怨。

那時萊拉還不到10歲,就承擔起家里的所有家務活,因為她的母親整日躺在床上抑郁寡歡。連基本的生活自理都成問題。

萊拉代表了阿富汗另一批新時代受過教育的現代女性。她們可以上學,找工作,甚至有的還可以謀得一官半職,那時阿富汗君主立憲制被廢,改為了阿富汗共和國。

新政府重視教育,尤其是女性,辦了一批女性掃盲班。給了女性很大的權利,她們可以學習法律,工程和醫學。這大大解放了阿富汗女性長期受到的壓迫和枷鎖。

但是好景不長,阿富汗內亂不斷,新政府倒臺,塔利班接受了政權,所有女性的權利通通廢除,禁止女性外出,如不得已外出一定得有丈夫陪同。否則就是毆打和坐牢。

阿富汗戰火紛飛,萊拉一家在打算出逃前整理家當的時候,火箭彈投到了她家,父母被炸成碎片,萊拉被埋在廢墟里。她被拉希德和瑪麗雅姆救了出來。此時拉希德找人騙萊拉,她的心上人塔里克已經不幸在巴基斯坦去世了。萊拉萬念俱灰,可是她已經有塔里克的孩子。她必須活下去,讀后感m.simayi.net在那個戰亂時代,她一個女孩子是活不了的,萬般無奈只能選擇被迫嫁給拉希德。那時拉希德已經60多歲了,而萊拉才15歲。因此萊拉和瑪麗雅姆共侍一夫。

她們之間有過短暫的交鋒,還有過一次打架。后來因為因為她們有了共同的敵人——拉希德。因為他總是肆意用皮帶抽打她們,滿身是血,有時對她們拳打腳踢。于是兩人的立場改變了,從敵對變成了相互扶持和幫助。

一直以來,瑪麗雅姆都是默默忍受著傷害,從不多言,她認為自己是個私生女,為父親對她的隨意拋棄,還有結婚多年丈夫對她的家暴,羞辱,過著晦暗失色的生活,她很自卑。

可是萊拉的到來給她的生活帶來了光亮。有時她們會趁拉希得不在時偷偷在家喝下午茶,她們會互相給對方扎辮子,瑪麗雅姆會耐心地聽著萊拉隨口說出的想法或者尋常的故事。她很感激萊拉把她當成一個獨特而親密的人。

因為在她以往的半生中,沒人在意她的死活和感受。現在兩人既像朋友又像母女,兩個同樣悲慘的女人相互取暖。瑪麗雅姆很喜歡萊拉的一對兒女,她們四個相處的很融洽。

有一天,塔里克回來了,萊拉才發現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拉希德的一個騙局,只為了讓她嫁給她。那時候萊拉是個傾城美人,拉希德色心不改,想讓萊拉不得已嫁給他。

塔里克來找萊拉,兩人見了面。也僅僅是見了一面而已,可是對專制大男人主義的拉希德來說,萊拉紅杏出墻,罪不可赦。就因為這樣一個內心嫉妒的猜測,拉希德用皮帶毒打萊拉,她無助的求饒,無果后反抗。

瑪麗雅姆也幫著阻止這場毒打,可是這反而激起殘暴的拉希德想殺了她們倆,千鈞一發時刻,瑪麗雅姆用鐵鍬錯手殺了拉希德。

這真的很諷刺,丈夫殺妻子天經地義,不會受到懲罰,可是反過來妻子因為正當防衛錯手傷了丈夫,卻是罪惡的,連真主安拉都不可饒恕她們。雖然說殺人償命。

可我為瑪麗雅姆不值。如果不阻止拉希德,死的將是她們倆,兩個孩子將失去母親。在法庭上那些執法人員公然聲稱“女人的話不可信”。作者:笛落涵